北京安全股票配资公司

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资讯 查看内容

放弃回国的西班牙留学生,她曾为武汉捐过2500个口罩

2020-04-17| 发布者: 新荣新媒体| 查看: 135| 评论: 1|文章来源: 互联网

摘要: 看着确诊的数字不断上升,张丽文感到焦躁不安。是否回国一度成了摆在她面前的艰难选择。眼下,政府暂停了超......




















看着确诊的数字不断上升,张丽文感到焦躁不安。是否回国一度成了摆在她面前的艰难选择。
眼下,政府暂停了超市、药店和银行以外的其它活动场所。这座曾经“被上帝眷顾”的旅游城市。如今,在大街上,除了巡逻的警察,再也看不到漫步的行人。
不久前,她班上的一位南美洲同学milisa就已率先回到自己的国家玻利维亚。“我觉得他挺明智的。”
张丽文在巴塞罗那的一所大学读大一。比普通留学生幸运的是,张丽文的妈妈一直在她身边陪读。
因为疫情的关系,当时很多华人都很反对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西班牙的确诊人群,已经蔓延开了。从每天增加两三百,到每天一、两千,再到三、五千……,一周时间,增长超过10倍,一下子冲上了峰值。西班牙首相府也宣布,首相夫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。
那是去年圣诞节前,国内疫情还未爆发。12月19日,她回了一趟上海老家,探望70岁的外婆、外公。但很快,又回了巴塞罗那。“要是那次,没有回西班牙,可能就留在国内了。”
另一个让她为难的原因是,“机票特别贵。”现在,从巴萨罗纳单程直航飞上海,一张机票需要2万元人民币。而在疫情之前,两地往返的机票,才不到5000元人民币。
张丽文的一个朋友,最近打算回国“避避风头”,结果航班被取消了三次。“据说现在买机票,就像抽奖券一样。得买个三、四张打底,才有成行的可能性。”
她的那个朋友,买了三张机票,最后从巴萨罗那飞莫斯科,再从莫斯科转到广州,飞回到了国内。
一开始,镜头里的留学生小高,准备出发去希思罗机场,坐10点40分经莫斯科飞广州的航班。为了在密闭机舱里隔绝可能存在的病毒,和许多回国的华人一样,小高特别带了一个防护护目镜。
但有时“飞走了”并不意味着“抵达”。曾有人飞至中转城市时,被告知已关闭了外国旅客的转机。兜了一圈,只能买当天的机票,再飞回起始地。
在这条视频的留言区,就有其他留学生给她留言,有买了六张的,也有买了八张,十张都还没走成的。所有的票款都被套牢,只能等待着次月退款。
一年多前,她在舅舅的全球购买手店里,兼职帮忙。除了房租,每个月的1000多元生活花销全靠自己支出。
每周,除了采购衣服和鞋子,还要自己打包,再送到邮局。每年的春节前后,是她最忙碌的时候。“赶上当地的圣诞打折季,那段时间,生意爆好。”
“其实我们留学生很多都是普通家庭的孩子。除了个别家庭之外,最多绝大部分都来自小康家庭。三、五万一张经济舱,真的很贵很贵了。“
上了高二,学业压力陡增。“其实国外的课程,并没有国内大家传得这么容易。”张丽文说,尤其是上了大学以后。
高中上化学课的老师蛮有趣的,所以张丽文高考填志愿时,报了化学专业。如今,因为上网课的关系,不能面对面地跟老师交流。她坦言,理解起来更加困难。“有很多知识点,还没有弄懂”。她不得不到you tube上,再扒一些视频来看。
疫情下,很多西班牙老师,都申请了账号。他们会把解题思路录成视频,上传到you tube 上,一个个都成了“网络红人”。
跟国内一样,每年的六月初,是西班牙的高考时间。今年,因为疫情的关系,也往后延迟了一个月。
在西班牙上大学,平时的高中成绩占了60%,高考成绩占了40%。除了历史、数学、英语、西班牙语、加泰罗尼亚语等必考科目之外,还有科学、生物、哲学等选考科目。
张丽文很庆幸,自己提前一年经历了当地的高考。“要是放在今年高考,真是压力山大。”
疫情期间,西班牙政府规定,八点以后,老百姓们可以出门倒垃圾。跟国内的绿码一样,人们出门时,要将出行的凭证打印出来,或者下载到手机里,以供巡逻的警察当街检查。
在家里待久了,张丽文对于“倒垃圾”这件事,生出微妙的情感。对于仅有的“放风机会”她又期待又害怕。
公寓一层有两户。所幸她家那层,两户都是中国人。两家人商量着,“以后出门倒垃圾,轮流着捎上邻居的垃圾,一起倒”,确保只要两天下楼一次。
每次出门,她心里雀跃着,却把口鼻藏进一圈圈包围的围巾里,以获得一些心理暗示上的“防卫”。
聊天中,只要问到张丽文和母亲的近况,两个老人的焦虑就会被激发。最着急的一次,甚至提议要寄一些口罩和中草药过来。
事实上,在西班牙,只有自己和母亲相依为命。她甚至想过,万一两人中有一人感染了,该怎么处理?
在西班牙,看病比国内要麻烦得多。看病前,要先打电话给卫生局,预约自己的家庭医生。当地每个区都有自己的社区医院。人们习惯了先在社区医院看病。实在遇到大问题了,才找大医院。
张丽文咨询过当地的医生,万一真的感染上了新冠肺炎,“首先要在家带口罩。然后在自己房间里自我隔离。到了比较严重的情况,再打政府公布的061救助热线。”
一个多月前,张丽文曾有一次出门带口罩的经历。在地铁口,几个欧洲小年轻将她围起来,谩骂着“你们就是有病毒”,并用手机录下视频,声称要发到网上去。
张丽文觉得很无奈。在国外待了六年,她一直对西班牙挺有归属感的。虽然偶尔也会感到,跟当地人思维上的差异。“但那时,总觉得忍一忍,也就过去了。”在疫情爆发前,她还花了170欧,买了泰勒·斯威夫特的演唱会vip门票。
只有涉及祖国的时候,这个年轻人才会展现热血的一面。长期生活在海外,许多留学生的爱国心反而更加强烈。
之前国内发生疫情,张丽文和朋友们每天通过微博和朋友圈,关注着疫情动向。听说武汉一线医务人员急缺口罩等防护物资,几个同学把这个巴塞罗那的药房的口罩,都找遍了。连续找了一个多月,花了6250欧元,抢下2500个口罩。导致有些药店贴出中文告示,说没口罩了。
张丽文的朋友,认识湖北当地的恩施市中心医院的联络人。他们没有通过红十字会,直接把口罩寄了过去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(1)

Powered by 新荣新媒体 X3.2  © 2015-2020 新荣新媒体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