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安全股票配资公司

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资讯 查看内容

一夜跌去350亿,谁“搞垮”了瑞幸?

2020-04-17| 发布者: 新荣新媒体| 查看: 135| 评论: 1|文章来源: 互联网

摘要: 上个月美股几次熔断还历历在目,进入4月,又是见证历史的一刻,不过这次的对象却是瑞幸,一小时之内六次熔......




















上个月美股几次熔断还历历在目,进入4月,又是见证历史的一刻,不过这次的对象却是瑞幸,一小时之内六次熔断,截至周四收盘,瑞幸咖啡暴跌逾75%,股价曾一度下探至4.9美元/股,目前市值15亿美元。一夜之间,跌去近350亿人民币的市值。
在昨天瑞幸咖啡股价下跌80%之后,今天全国就掀起了一股购买瑞幸咖啡的热潮,不少网友纷纷表示,担心以后喝不到了。
而在4月3日中午,瑞幸咖啡App和微信小程序显示无法正常点餐,出现了服务器宕机的情况,这也导致了瑞幸的门店出现了排队潮。
4月2日晚上,瑞幸咖啡突然公布公告称,已经成立特别委员会,调查内部业绩造假问题,从2019年二季度开始,刘剑以及向他报告的几名员工参与了业绩造假,同时某些成本和费用也因为虚假交易而大幅膨胀,公司正在对此进行内部调查,并评估虚构业绩对整体财务数据的影响。不过公告并没有具体透露虚构收入的细节,以及涉及的业务板块,仅称目前属于调查初期。
在当天盘前,瑞幸咖啡的股价快速下跌,从前一日收盘价26.2美元一路向下跌至4.91美元开盘,下跌了81.26%。
22亿元人民币是个巨大的数字,根据瑞幸公布的财报,瑞幸在2018年的净收入为8.4亿元人民币,2019年前三季度的净收入为4.8亿元、9.091亿元和15.42亿元,四季度的业绩尚未出炉,但造假22亿元,意味着瑞幸咖啡的业绩含金量打了很大的折扣。
根据公告,虚构业绩的主要人物是首席运营官刘剑,同样属于神州优车系的高管,但此前刘剑在瑞幸咖啡的管理层中并不活跃,最近一次的公开活动是在2019年9月份的小鹿茶发布会上。
当天瑞幸并没有公布调查业绩造假的具体原因,公告中提及,目前调查正在进行中,公司将继续评估其先前发布的财务状况和其他可能的调整,并将在适当时候发布有关内部调查的其他信息,并致力于采取适当措施来改善其内部控制。
由于事发突然,在投资者群中也都在猜测瑞幸咖啡“自爆”的原因,比较多的猜测认为,时间临近四季度业绩公布,或有不可抗力因素导致瑞幸咖啡无法再遮掩下去。
瑞幸股价闪崩,不免让人想起不久之前做空机构浑水发布的调查报告,匿名调查机构动用了92名全职和1418名兼职人员在全国45座城市2213家瑞幸门店实地统计数据, 直指瑞幸财务造假,虚增营收,夸大广告费用和营业利润等,商业模式根本不成立。
一、瑞幸咖啡夸大了门店商品的销售数量,将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,每店每日的商品销量至少夸大了69%和88%;
二、顾客下单购买的商品数量出现减少,从2019年第二季度的每单1.38件商品,下降至四季度的每单1.14件;
五、根据小票汇总的数据,瑞幸咖啡从“其他产品”(瓶装饮料、坚果、餐食、马克杯等)获得的收入仅占2019年第三季度营收的6%,并非媒体报道的23%。
报告还认为,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存在缺陷,认为在中国咖啡市场仍然小众并只是缓慢增长;瑞幸咖啡的客户对价格敏感度高,在降低折扣的同时,增加同店销售额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恰好同样的,在一年前的愚人节,瑞幸还被曝出将门店内的设备抵押获得4500万元资金,虽然不久之后瑞幸成功上市,但一直疯狂烧钱的模式始终没打消外界对其盈利能力的质疑,只不过被调侃成了“割资本主义韭菜请中国人民喝咖啡”。
如今,美国多家律师事务所发起针对瑞幸咖啡集体诉讼最后征集期限提醒。这是继浑水做空报告之后的又一声警钟,但此时的瑞幸或许已应顾不暇了。
加州的GPM律所、 Schall律所,纽约州的Gross律所、Faruqi律所、Rosen律所和Pomerantz律所等均表示,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1月31日间购买过瑞幸咖啡股票的投资者如果试图追回损失,可以与律所配资开户 ,2020年4月13日是首席原告截止日期。
《萨班斯?奥克斯利法案》对上市公司高管的责任有明确的规定,涉及财务欺诈,最高可面临20年监禁并处以500万美元罚款,对所在公司的罚款最高可达2500万美元。
而针对相关具体当事人,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指出,如果瑞幸咖啡存在业绩造假的行为,那么瑞幸咖啡将遭遇集体诉讼,瑞幸咖啡的相关负责人都将面临被刑事调查,甚至起诉判刑的可能。
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3月1日中国国内新《证券法》开始实施,根据其要求: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证券发行和交易活动,扰乱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市场秩序,损害境内投资者合法权益的,依照本法有关规定处理并追究法律责任。
“若以2020年初至今作为时间段计算,期间瑞幸咖啡2020年1月7日曾触及年内最高价51.38美元/股,事发后最低价为2020年4月2日晚触及的4.9美元/股,公司最新总股本为2.4亿,由此可粗略计算出,一旦面临集体诉讼,瑞幸咖啡将面临的赔偿总计约112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754亿元。”上海汉联律师所合伙人宋一欣称。
目前,瑞幸咖啡的总市值缩水至16亿美元。民事赔偿美国保险可以覆盖一部分,如果剩下的部分无力赔付,公司就有可能破产。
如今,瑞幸陷入财务造假危机,各项业务推进势必放缓。过往美国证监会都对造假行为施以重罚,包括造假上市公司将直接破产倒闭、造假上市公司相关董事直接重金处罚以及行政责任、造假上市公司非法获利全部没收并翻倍处罚、造假上市公司直接宣布破产并且永久性无法再度上市等。
从成立至今,一路狂奔的瑞幸咖啡面临的质疑不少,现在回望,这些质疑似乎都成真了。只是,在快速扩张的背后,到底是谁在给瑞幸咖啡撑胆?
瑞幸咖啡的灵魂人物并不是创始人钱治亚,而是大股东陆正耀,他持有瑞幸咖啡30.53%的股份。
陆正耀是神州优车集团的董事长,虽然他与瑞幸咖啡的关系主要体现在资本持股上,但瑞幸咖啡的模式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他的风格。
快速扩张、占领市场、烧钱补贴、快速上市,同样的套路不仅适用在瑞幸咖啡上,也适用于陆正耀创立的神州优车和神州租车上。
神州系公司瑞幸咖啡自爆造假22亿业绩的影响还在持续,受此影响,今日神州系另一在港上市公司神州租车开盘暴跌,盘中一度跌超70%。据了解,神州租车大股东陆正耀亦为瑞幸咖啡大股东。
瑞幸咖啡的创始人钱治亚曾是神州优车集团的COO,也可以说是陆正耀一手带出的“学生”。
在瑞幸咖啡刷新了国内企业从创立到上市的最快记录中,陆正耀功不可没,从A轮融资到B+轮融资,都可以依稀看到他的身影。
据天眼查显示,在短短一年时间内,瑞幸咖啡先后获得2亿美元的A轮融资、2亿美元的B轮融资以及1.5亿美元的B+轮融资。
而公开报道及资料显示,大钲资本的董事长兼CEO黎辉,在华平资本任职时曾领投神州租车A轮融资,并短暂出任过神州优车副董事长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(1)

Powered by 新荣新媒体 X3.2  © 2015-2020 新荣新媒体版权所有